新阶段乡村振兴迎来三大变化

新阶段乡村振兴迎来三大变化

关于农村,近日来利好消息很多,关键有两个。
一个是国家乡村振兴局的亮相。
这是一个由国务院扶贫办整建制改革而来的新机构。目前公布的领导中,也都从国务院扶贫办而来。
两个原国务院扶贫办的副主任夏更生、洪天云,现任国家乡村振兴局副局长;原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司长苏国霞,现任国家乡村振兴局综合司司长……
第二个是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发布。
2月21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下称《意见》)正式对外发布。这是21世纪以来指导“三农”工作的第18个中央一号文件。
《意见》指出,要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把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项重大任务,举全党全社会之力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让广大农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这是“三农”工作一次划时代的转向,工作重心从脱贫攻坚转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关键词,全面推进。2月22日,中央农办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提到:
乡村振兴是在十九大提出的一项重大战略,这三年来一直在推进,也取得了相当的成效。但此前“三农”工作的主要精力放在脱贫攻坚上,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后,工作重心就转入了全面乡村振兴。
“十三五”时期,脱贫攻坚使得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消除了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脱贫攻坚目标的完成,不代表乡村振兴的结束,恰恰是一块奠基石。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基础上,乡村振兴迎来了全面推进的新开始。
回顾过去几十年农村的发展,湖南师范大学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院长陈文胜在《中央一号文件的三农政策变迁与未来趋向》一文中曾提出,从1987年开始到2003年连续17年没有出台三农一号文件,是中国改革的重心全面向城市和工业转移的阶段。
到2004年,以促进农民增收为主题的一号文件出台,推出一系列惠农政策,是推动后来实施“以工补农”、“以城带乡”发展战略的先声。“三农”政策进入一个划时代的转轨。
农村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取得相当的成效。唐仁健表示,农民收入增速连续11年快于城镇居民,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上年的2.64:1缩小到2.56:1,农民人均收入提前一年实现比2010年翻一番目标。
尽管如此,农村依旧发展不足。《意见》指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依然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依然在农村。
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这是提出乡村振兴的大背景。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了解,此次中央一号文件的发布,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乡村振兴不是今天提出来的,相关文件也不是第一次发布。
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后,2018年1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发布,对乡村振兴进行了全面的部署。
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进一步明确了2018年至2022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和政策框架。
2019年8月,《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发布,就加强党对农村工作的全面领导做出了系统的规定。
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研究制定“乡村振兴促进法”,以图通过法律颁布来强化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根本制度保障。
梳理了时间脉络后,唐仁健在发布会上说,总体上讲,现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四梁八柱”制度的框架和基本政策体系已经形成,“现在到了全面推进、全面实施的时候了”。
2021年后的乡村振兴,是一次全面的升级,唐仁健总结了三大变化:
1. 由顶层设计到具体政策举措全面的实化
主编注意到,《意见》在“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大力实施乡村建设行动”“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全面领导”等方面均有具体的政策举措。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央一号文件在打好种业翻身仗、提升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等关键领域有不少新提法,在全面促进农村消费、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投入保障、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等关键环节有不少实招,尤其是在加快县域内城乡融合发展方面提出了含金量高的政策举措,对于乡村全面振兴提供了方向引领。”
以加快县域内城乡融合发展为例。
在去年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要把县域作为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切入点”,此次的《意见》已不仅停留于顶层设计,有了具体政策举措,包括把乡镇建设成为服务农民的区域中心,有条件的地区按照小城市标准建设县城,增加适应进城农民刚性需求的住房供给等。
2. 由示范探索到面上全面推开
少数地区先行先试,是改革的常见做法。改革开放初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由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的村民探索出来的,形成示范后全国推开。这是从下而上的例子。从近处看,有不少自上而下的例子,如中央赋权在成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在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
示范探索出了经验,就到了全面铺开的阶段。
农村改革也是如此。以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为例,2015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随后,将成都市大兴区等33个县级行政区域选作试点区域。
试点至今,已满六年。成果和经验如何,也该拿出来共同分享了。不再是以往“稳步推进”的说法,《意见》明确指出:2021年基本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阶段性任务,发展壮大新型农村集体经济。
《意见》更提出了具体措施,包括对于进城落户的农民,要研究制定依法自愿有偿转让的具体办法。此外,加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和管理信息网络平台建设,提供综合性交易服务。
在地方上,主编注意到,“实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出现在了湘西、郴州等多市的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
3. 由抓重点工作到五大振兴全面推进
唐仁健在发布会上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除了总的政策框架,还将围绕乡村产业、乡村治理、乡风文明、城乡融合发展等制定一系列专项政策。
乡村振兴是一项大的工程,包括产业振兴、生态振兴、文化振兴、人才振兴和组织振兴五大方面,五者相辅相成。
农业要强、农民要富,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是产业振兴;农村要美,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五年行动,是生态振兴;加强新时代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是文化振兴;大力实施乡村建设行动,留住人才,是人才振兴;加强党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和乡村治理,是组织振兴。
发展皆以人为本。古人言,“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美好生活的标准都是以人的体验为出发点。
所期待的乡村,也不过如此。
时间:2021-4-12 编辑:乡村振兴规划

推荐文章

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