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千年梦想今朝梦圆 乘势而上接续奋斗——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重庆实… 

【重庆】千年梦想今朝梦圆 乘势而上接续奋斗——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重庆实… 

本报记者 颜安

2月25日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合影留念时,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中间坐着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毛相林。

群山合围的下庄,是一个“锅底村”,以前外出只有一条绝壁上的羊肠小道。1997年,不信天不认命的毛相林,带领下庄人向大山和贫困宣战。历时7年,他们用最原始的方式,在悬崖绝壁上抠出了一条8公里长的“天路”。

毛相林不知道,在1997年的1月7日,中共重庆市委、市人民政府在《关于加强重庆市扶贫开发工作机构的通知》中规定:“重庆市扶贫开发办公室为重庆市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常设办事机构,具体负责全市的扶贫开发工作”。这意味着重庆的扶贫开发进入了新阶段。

毛相林更没想到,24年后的今天,自己成为了全国脱贫攻坚楷模、时代楷模,而下庄人问天要路的壮举,也和重庆气壮山河的脱贫攻坚历程一起,为中国波澜壮阔的脱贫攻坚伟大历程镌刻下了生动注脚。

“加油干!”这既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毛相林的叮嘱,更是对下庄、对重庆的殷殷嘱托。小康梦圆不是终点,艰苦奋斗未有穷期。伟大的脱贫攻坚精神正激励巴渝儿女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向着幸福奔跑,奋力谱写乡村振兴的新篇章。

“敢教日月换新天”

心里话道出认同感

农历夏至这天,奉节县平安乡文昌村村民朱学兵有些忙碌:清晨在菜园子里摘菜,上午又跑到附近的蔬菜基地打工,下午还被人叫去帮村民拆房子复垦。

贫困,刺中生命的痛处,也孕育着茁壮的梦想。一场脱贫攻坚战,让朱学兵走出住了25年、阴冷潮湿的山洞,住上了新房,发展起了产业,一家人吃穿不愁,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好日子。

与朱学兵一道告别贫困的,还有全市累计动态识别的190.6万贫困人口。

处于西部地区的重庆,“脱贫攻坚任务不轻”。党的十九大明确把精准脱贫作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巴山渝水间,脱贫攻坚的磅礴力量不断汇聚,贫困面貌得到了根本性改变。

政治认识上,全市上下深学笃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重要论述,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始终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严格落实主体责任,集全民之智、聚全市之力,谋脱贫之路、施治贫之策,大力开展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组织力量上,重庆严格落实“五级书记抓扶贫”责任制,市委书记、市长带头落实脱贫攻坚“双组长制”,市领导定点包干18个深度贫困乡镇及所在区县,各级各部门层层签订责任书。

关键环节上,重庆坚持把精准方略贯穿脱贫攻坚全过程,围绕“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等问题,实施“六个精准”“五个一批”举措,大力提升脱贫攻坚质量和实效。同时,把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作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基础性战役、底线性任务和标志性指标,高位推动。

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虽遭受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严重洪涝灾害袭击,但重庆坚定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不动摇,坚决克服疫情灾情影响,重点做好决战决胜“必答题”、疫情灾情“加试题”、脱贫成果“巩固题”、衔接试点“新课题”等“四道题”,圆满完成各项目标任务。

一点一滴、一丝一毫的务实努力,一乡一镇、一村一户的精准施策,贯穿于这场伟大战役的始终,蕴藏着脱贫攻坚四两拨千斤的法门。

巴南区东温泉镇黄金林村民小组边缘易致贫户谭勇家的厨房炖着鸡汤,他准备再做几个菜接待亲友。镇扶贫办专职副主任梁正勇的突然造访,谭勇并不意外,“帮我跑低保政策那时候,天天能见到他”。谭勇面对记者连声夸赞:“梁主任工作扎实。”

城口县高观镇,住在新房里的村民孙翠明说起房子声音便提高了八度:“从我记事起,我家就住在高山上的旧房子里,又漏雨又漏风。”前两年,一批驻村干部走访调查收集信息后,给孙翠明一家带来了易地扶贫搬迁的好消息。就这样,孙翠明一家住进了新房,家里添置了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回忆着日子是怎么一天天好起来的,“感谢共产党”是她挂在嘴边的话——言为心声!

“稻花香里说丰年”

欢笑声透出获得感

在这场波澜壮阔、气壮山河的脱贫攻坚战中,重庆交出了一份硬核答卷:18个贫困区县全部脱贫摘帽,1919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动态识别的190.6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人口全部实现“两不愁三保障”,与全国人民一道告别了绝对贫困。

蜂箱旁立着不少水瓶,里头装着白糖加啤酒,那是丰都县双路镇莲花洞村六组村民陈光金自制驱赶野蜂的“秘方”。他说:“党和政府的好干部常常来帮忙,我脑壳也要想问题。”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村干部成了陈光金家里的常客,老问他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不需要,别人能做的我也能做。”说这句话时,陈光金声音不大,却在旁人心里激起阵阵涟漪——透过这样的话语,分明能感受到“我要富”的决心和信心。

这股决心和信心,在丰都县十直镇秦榜沟村村民付体碧身上也得到鲜明体现:从2003年开始,付体碧家里接连遭遇不幸,5岁的女儿突患疾病,在成都打工的丈夫出了事故导致右手残疾,接着公公又出了车祸,全家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她的肩上。擦干泪水后,这位不向命运低头的“铁娘子”横下一条心,把闲置的土地都要过来种,借钱养猪,起早摸黑地干,最终摘下了穷帽子,靠勤劳创造了幸福生活。

在与贫困的搏击中,“陈光金”“付体碧”们找到了自我、获得了成长、实现了梦想。

无论是农村脱贫人口持续稳定增收,还是为推进乡村振兴找到关键支撑,重点还是产业。在家门口的扶贫车间做些分拣的轻体力活,每月能有2000多元收入,脱贫户胡春蓉的笑容,就像吸足了阳光雨露的莲子一般,饱满地鼓胀着幸福与憧憬。“以前挣了点钱,但是家人看不到,孩子没人管,现在有事做,我当然回来咯!”她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扶贫车间。

石柱黄连、巫山脆李、涪陵榨菜……千姿百态的巴渝大地,能从脚下土地所赋予的物产来识别标记自我,展现出独特的自信和妖娆。重庆实践告诉人们:只要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加大资产收益、反租倒包、订单生产等产业模式的推广应用,就能够延续“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古老智慧。

与脱贫攻坚同样重要的是防止返贫。重庆出台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和帮扶机制,识别监测对象21856户66510人,全面掌握致贫原因、返贫隐患,对脱贫户按“缺什么、补什么”原则巩固帮扶,边缘户则给予其扶贫小额信贷、就业培训、公益岗位、危房改造、参加医保补贴等扶持。

“虽不是脱贫攻坚中任务最艰巨、最困难的地方,却较早开辟了乡村振兴的新战场”,正如市乡村振兴局党组书记、局长刘贵忠所言,重庆以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带动脱贫攻坚,全面提升脱贫攻坚的质量和水平。

2018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召开及中央一号文件印发后,市委、市政府便及时制定我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行动计划,提出实施城乡融合发展、共同富裕、质量兴农等为重点的农村民生保障和改善“七项行动”,明确时间表、任务书、路线图。

去年年中,我市又在部分区县、乡镇和贫困村开展脱贫攻坚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机衔接试点工作,衔接工作包含规划、政策、工作和保障4个方面。

今年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建设元年,我市重新组建了由市领导牵头挂帅的17个市级乡村振兴帮扶集团,分别定向帮扶“两群”17个区县及17个市级乡村振兴重点帮扶乡镇。同时,大力推动驻村第一书记和工作队轮换选派工作,市级选派驻乡驻村帮扶干部588名,较脱贫攻坚期间增加133名,实现对38个涉农区县和开发区的全覆盖。

初夏时节,鲜花绽放、瓜果飘香、吊脚楼风格的门楼古朴别致……兴产业、聚人心、扬美德、汇民智,乡村振兴的多彩画卷正在巴渝大地上徐徐展开。

“遍地英雄下夕烟”

返乡路体现归属感

重庆,是英雄汇聚、人才辈出的地方,但广袤的农村也面临着人才外流、村庄空心化等难题。

一场取得完胜的脱贫攻坚战,一场万众瞩目的乡村振兴实践,亦是一场伟大的社会变革。

行走山城,人们会惊讶于乡村多样化的姿态——浸润人心的红色故居,青山绿水的生态村落,深厚历史的文化古村,展现出自然和人类互动产生的不同风貌。发端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美丽乡村建设,正推动重庆乡村量体裁衣、精耕细作,不断实现从生活美到生态美的跃升。

有劲头更有奔头,有收入也有乡愁,越来越多游子怀揣梦想回归乡村。

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小娃娃们沿着父辈们用生命和汗水修筑的天路,一个个走出了下庄,又一个个地回到下庄,用知识和文化改变着家乡。杨亨均成立了秀葱农业专业合作社;毛连长带着女朋友一起返乡,开始做网络直播带货;毛连军参与下庄村旅游环线建设;彭淦考取了村里的本土人才……美丽的乡村,成为了他们的“新战场”。

在新疆干得风生水起的巫山人魏宗平,14岁便因为贫穷离开了家乡。从工地到餐馆,从煤窑到工厂,丰富的打工经历造就了魏宗平吃苦耐劳、敢闯敢拼的个性。他的见识广了,心思也大了,注册成立了新疆佳能保温防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并逐步发展成为集房地产开发、建筑施工和新材料生产为一体的宏博集团公司。看到不少乡亲还受穷,他回来了,累计带领3000多巫山籍贫困人口外出务工,实现脱贫。过去大字不识几个的村民,如今掏出名片,上面醒目写着“经理”或“技术员”。

在贫穷的压力下离开,在振兴的召唤中归巢。

归去来兮,从清华大学毕业的谭雪峰回来了,他在石柱县中益乡的辛苦耕耘已逐渐收到了回报。

归去来兮,巫山县红槽村的第一个大学生严克美回来了,她希望在乡村振兴的广阔舞台上发光发亮。

归去来兮,曾在广州做淘宝店的小镇青年李想回来了,他自信能用崭新的理念和敢想敢拼的闯劲改变家乡彭水大垭乡。

归去来兮,未来的英雄们回来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时间:2021-6-26 编辑:乡村振兴规划

推荐文章

13608068886 发送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