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活生态资源价值,乡村振兴必要之操作

激活生态资源价值,乡村振兴必要之操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发展总体要求,这五个方面成为相辅相成的有机整体。尤其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乡村振兴是包括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的全面振兴”。

这不仅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根本之策,同时也是提高农民内生发展动力和能力的关键,是实现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联动、坚持生态系统和谐、实现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农民致富增收的长远大计。

由此可见,乡村振兴战略作为国家战略已经被提到党和政府工作的重要议事日程,但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之时,我们始终都要明晰:中国社会从来都是一个乡土社会,而乡土文化则是中国文化的本源,任何背离这一本源的作为都将注定失败,无论是招商引资、像城市那样发展工业,还是学习西方发展所谓大规模农业,这方面几乎看不到成功的先例,但失败的事例却多如牛毛。所以,我们必须走出新路,把沉默于乡村的数以百万亿的生态资产价值激活出来,变成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动力和保障,变成中国国内大循环的基本保障。

实践表明,只有通过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实现生态资本深化,才能同时实现生态资源价值化。沿着这样一个逻辑,我们就可以把生态文明战略的经济内涵体现出来。

那具体应当怎么去做?我们按照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所提出的“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东”,重构新型集体经济,激活乡村社会数以百万亿计的生态资源。

第一,将村集体所拥有的闲置房产和空间生态资源等变成资产,通过村集体内部定价确定各家各户的股权价值,并实现“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这个权益价值可以内部抵押。比如,外出上学者要借5万元,他就可以拿他家闲置房子抵押,通过村集体向其它村民借资5万元。这其实就形成了资金和房产的对价关系。再比如,有人要出去做个小买卖,用自家一片山林做抵押,借款10万元,这就形成了资金和山林的对价关系。一片山林的乔、灌、草、竹、茶该有怎样的价值?请外来评估公司无法解决,但农民人人心里有数。这样做的意义在于:那些存续于农村、过去根本无法标准化的生态资源资产变成了“可以与标准化资产同样交易”的资产,生态资源通过内部交易被价值化了,由此形成了“村集体内部的资产一级市场”,犹如证券市场中的一级市场。

第二,国家多年大量对乡村拖入,比如水、电、路、气和宽带“五通进村”就形成了数十万亿元的基础设施资产。但是,这些资产都分散在各个职能部门,比如水利资产所有权归属水利部门,通讯资产归属通讯部门,等等。其实,这样的管理方式不仅管不好,而且带来大量“沉没资产”。那就可以把这部分资产单列出来,并通过PPT方式将这笔资产注入给所在村集体成为固定资产;也可以上交到国家,再组建国家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将其财产权利交由村集体分股到户,实现共有共享共治。这样,每个行政村至少获得1000万元以上的资产权利。

第三,村级有了这笔资产,即可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实施公司化转型,使村集体变成资源性资产的管理公司。村域资源性资产并非私有化,而是村级公司对外谈判,与外部投资人对接后既可展开展合作经营。比如,城里中产阶级投资到村里包块地、包个房子,变成自己家庭康养的第二居所,自己养鸡,自己种菜,周末过来度假;平时也可雇本村农民帮你管,一个农民至少可以管个三五户,帮你浇水、帮你喂鸡、帮你搞卫生等等,你来之前打个招呼,农民给你准备好。这都可以变成物业管理合作社的生意,村集体对其公司化运营占有的本村各类资源性资产收取租金。

第四,如果农业有机化、农村生态化可以变成城市中产阶层回嵌大自然的“三养(康养寿养和医养)”的基地,那“六产融和”的乡村将会大有用武之地,变成中国生态文明发展战略下的一个巨大的财富摇篮,其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政治效益不可估量。

第五,乡村集体资产公司化运营之后,还可以对接和推进县域金融供给侧改革。因为,只要本村生态产业化项目符合生态经济要求,有前景、有利润,村级公司就成为县域的“规模以上”企业。既可通过县级政府平台公司对金融机构发行债券,比如生态建设债券、乡村振兴债、绿色债券等。把县域金融过剩的资金用于在地化投资;若本县资金实力不够,还可向央行提出发债融资帮助。如此一来,至少我们可以看到三大功效:其一,农村生态资源所形成的资产变成了可交易资产,并产生不断升值的预期;其二,央行货币发行从贸易盈余支撑转化为中国生态资源支撑,让人民币锚定我们主权可控的“资源货币化”上,人民币势必更加稳定而坚实,尤其在美国主张与中国硬脱钩的现实情况下,这一转变实际意义重大;其三,这样的做法,实际是把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和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紧密结合了起来。

第六,再进一步就是在地方产权交易所建立地方绿色生态资源产权交易板,这就意味着生态资源不仅可以在更为庞大的二级市场上充分体现自身的价值,并且可以实现“生态资本深化”——在资本市场对各种各样的社会投资人构成有效吸引。甚至可以将部分生态产品预期收益包装成期货,比如高档林木,其每亩产值可能上亿,但需要几十年的培育期,这样预期很高的商品做成期货,不仅可以给投资者带来收益,同时也为营林者提供了避险工具。

所以说,不要再走传统土地开发、大规模农业的老路,而是按照生态文明的要求发展生态经济,无论是中国内循环经济还是“三农问题”都会拥有更可持续的前景。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果想要了解更多有关知识,可以联系我们规划师。要做家庭农场规划、康养旅游规划、田园综合体、旅游规划、庭院设计、特色小镇、休闲农庄、乡村振兴旅游规划、策划的小伙伴,想要得到免费旅游规划设计方案,成都红星旅游规划设计专家互动哦!24小时专家热线:13608068886(同微信)

本文可能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我们立刻删除+红星尊重版权,红星联合旅游规划设计院https://www.don.cn/,如需转载请说明出处!
上一篇:全域旅游下,乡村该如何规划发展? 下一篇:对于文旅规划的全面认知

时间:2021-4-2 编辑:度假酒店

推荐文章

13608068886 发送短信